更多>>方志动态

鹿寨县境抗日概况及日本侵略军罪行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5-09-24 17:28:00   | 来源: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国陆续发生了多次的局部军事抗日斗争,全国民众也掀起了反日浪潮,民族觉悟空前高涨。1937年的七七事变后,中国全面抗战开始。中国共产党以民族利益为重,促成了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国共两党领导的军队及民众分别在敌人进攻区(正面战场)和敌人占领区(敌后战场)开展了军事、政治、经济等领域的艰苦卓绝的持久战。1944年秋,日寇为了打通从东北到越南的大陆交通运输线,投入16万兵力入侵广西。11月1日,日军包围桂林, 3日,日军11军第3和13师团由桂林出发进攻柳州市。第3师团34联队沿桂柳公路入侵,同月5日,占领四排、寨沙、鹿寨、雒容;68联队占领四达、运江、江口,第13师团104联队侵占理定、黄冕、鹿寨;116联队占领理定、黄冕、中渡,至18日,鹿寨全境沦陷。   
        鹿寨县境的抗战活动应该说在沦陷前的1939年就已开始。从1939年8月至1945年7月,鹿寨县境的外来组织、本地组织和普通民众间接或直接开展了多种形式的抗日活动和抗日斗争。
        一、外来组织——汉口基督教女青年会战时服务团在鹿寨的抗日宣传活动(1939年8月至1940年11月,共1年多时间)
武汉大会战期间(1938年6月至10月),国民政府的战时首都武汉形势日趋紧张,政府机关准备迁往重庆,各工厂、机关和群众救亡团体开始向内地转移。1938年7月,中共湖北省工委指示进步群众组织汉口基督教女青年会中的中共地下党组织,让她们利用撤离武汉的机会,组建新的抗日救亡团体,组织进步女青年参加抗日救亡活动。1938年9月,以宗教组织形式出现,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救亡团体——汉口基督教女青年会战时服务团在汉口成立。她们遭遇了长沙大火和衡阳大轰炸,经受了血与火的考验。受广西伤兵之友社邀请,服务团赴广西为抗日负伤将士服务。1939年8月下旬,服务团人员分为两个队,二队到灵川县甘棠渡,一队共14人到了鹿寨,为住在鹿寨镇甘州村的“一七一”医院负伤抗日将士服务。
        驻甘洲村医院只有十多间用茅草搭盖起来的大棚子,条件非常简陋,生活异常艰苦,负伤战士情绪低落,思想波动,内部时常闹事,也经常与地方发生矛盾。服务团在协助医护人员为伤员护理、换药、调制营养餐、洗衣服、剪指甲甚至捉虱子,帮写家信、读报、缝补衣服的同时,开办俱乐部,寓思想教育于娱乐之中,以宣传抗日为中心,宣讲毛泽东的《论持久战》,教唱抗日歌曲,用生动形象的语言和事例来阐明团结一致、共同抗日的道理,讲抗日第一、抗战到底、抗战必胜的道理,讲负伤将士的光荣,讲负伤将士要保持真正的荣誉等等。还经常出版形式新颖活泼的墙报,有的放矢,以“团结、胜利”的主题,吸引受伤官兵来观看。服务团还办起了识字班,动员伤兵来学习文化。经过一系列的宣传教育,激起他们的荣誉感和责任感,精神面貌大有改观。他们克服怨气和克服霸气,各种矛盾得到缓解。
        服务团还到群众家中访问,向他们讲这些是为保家卫国而负伤的光荣战士,他们在前方杀敌,我们才能在后方安全生产,我们应该尊重他们,支援他们,让他们养好伤,才能重回前方杀敌等道理,打通了群众的思想,群众主动杀猪送到医院,给医院供应食品,改善了医院的生活条件。服务团还组织了军民联欢会,编排了反映军民团结一心得胜利的小节目,伤员、民众和服务团都表演了节目,大家在欢笑声中懂得了只有军民互相帮助,团结一心才能打败日本侵略者的道理。服务团还组织地方民众到医院慰问伤病员,为他们洗衣服,欢送伤愈归队的战士等。服务团的工作大大融洽了军民关系。
        服务团党组织按照上级指示,在做好为负伤将士服务工作之外,还走上社会,做宣传抗战、唤起民众的工作。服务团深入鹿寨社会,到群众中访贫问苦,出宣传墙报,张贴标语,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她们在圩日组织学生到街头宣传,《义勇军进行曲》、《大刀进行曲》、《黄河大合唱》、《松花江上》等抗日歌曲第一次公开回响在鹿寨街头。她们上街演讲,宣传“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等党的抗日方针。服务团的宣传点燃了鹿寨人民心中的抗日烈火,增强了鹿寨人民团结抗战的坚强信念。
        1939年11月底,服务团一队离开鹿寨开赴桂林荣誉大队,担任荣誉军人的政治指导工作。1940年7月,服务团二队由队长饶净植率领下到鹿寨工作。一个月后,“一七一”医院迁往柳州,服务团没有跟随迁走,而是留在鹿寨,以唤起民众、宣传抗日为主要任务。
        1940年9月,服务团在鹿寨镇组织举行纪念“九·一八”大会,慷慨激昂地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罪行,宣传国家危亡,匹夫有责,激发群众的爱国主义热情,号召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同仇敌忾,抗战到底。与会群众无不义愤填膺,纷纷慷慨解囊,到“献金台”捐资。“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抗战必胜!”的口号震动了鹿寨大地。
        1940年11月底,由于国民党发动第二次反共高潮,服务团二队奉命撤往灵川甘棠渡与一队会合。当服务团离开鹿寨时,广大民众依依不舍,特别是妇女们更是流着眼泪来送行。镇公所给服务团赠送了一面锦旗,上书鲜红的“唤起民众”四个大字,表示了鹿寨人民对服务团工作的肯定和深情厚谊。
        二、共产党领导的鹿寨本地抗日组织——十锦乡公所及十锦乡自卫队(1944年8月至1945年6月,共10个月时间)
        1943年11月,中共广西省工委决定开辟修(仁)、荔(浦)、蒙(山)新区。经中共修荔蒙特支批准,韦纯束、林岚、韦天强3名党员组成四达党小组,组长韦纯束。1943年8月,四达党小组考虑到今后发展组织和搞武装斗争的需要,决定迁往十锦乡,韦纯束调到十锦中心校,其他成员也离开四达。当年秋,共产党员李明从荔浦县杜莫乡来到十锦,与韦纯束组成十锦党小组。
        1944年7月即将沦为敌后, 8月,省工委根据党中央、南方局的指示精神,结合广西的实际情况,作出了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八月决定》。《决定》提出,广西党组织的中心任务是“一切为了建立抗日武装”,“一切为了发展游击战争”。要求全省各地党组织,揭露国民党不战而退的政策,揭露桂系顽固派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行为,动员广大群众为抗日保家乡的武装斗争做好干部、武器准备,在敌后开展抗日游击战争。
        很多地方的国民党政权消极抗日,在日军的进攻下闻风溃散,敌人尚未到来,当地已呈无政府状态。公路边的四达乡公所人走屋空,十锦乡公所也已解散,社会治安很乱。李明根据上级党组织“继续做好潘桂佳的革命教育工作,通过潘桂佳在十锦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活动”的指示,支持潘桂佳在群众的要求下出面维持地方秩序。1945年2月,瘫痪数月的十锦乡公所得以恢复。民众推举地方绅士莫锦罗为乡长,潘桂佳为副乡长,李明当乡公所文书。乡公所支持十锦小学师生到各个村屯宣传共产党的“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的抗日方针,在醒目的地方写上“打得长,打得久,打得日本无路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标语。李明、潘桂佳用个别串联、谈心的方式,向地方开明绅士、爱国志士、广大民众宣传抗日救国和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等爱国思想,得到了群众的支持。他们又以维持地方秩序和社会治安为理由,组织十锦乡自卫队,由潘桂佳任队长。李明通过这些工作,使地方政权和民众武装置于党的影响之下。他还组织群众积极参加村、乡自卫队,搞村村联防,站岗放哨,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三、鹿寨民众的反日军扫荡斗争(1944年11月上旬至1945年7月中旬,共8个多月)
        面对日寇的暴行,广大乡村民众在积极抗日的民国基层政权负责人、中共党员、进步知识青年及爱国民主人士组织领导下,团结自卫,恢复乡村政权,成立各种抗日组织,保家卫国,同仇敌忾,奋起反击日军蚕食扫荡。
        1、邓山村反扫荡 
        1944年11月17日(农历十月初二),日军100多人进犯今鹿寨镇邓山村。邓山村抗日联防分会会长莫秉珍得报后,立即集合抗日自卫队据守高地、要地。周围官碑、公相、杨柳等村庄的民众抗日自卫队300多人闻讯赶来支援。日军见四面八方都有民众抗日武装,不战自退,群众生命财产因之未受损失。
        2、龙江乡反扫荡  
        1944年12月8日,韦玉敏、林茂生(均系中央军校第六分校学员)在龙江乡组建抗日自卫队,初时仅有队员12人、步枪10支,韦、林2人分别任正副队长。自卫队成立后,在各村巡逻、放哨,以防备日军偷袭。
1945年元月15日下午,林茂生带领4名队员到大河村巡逻,与日伪军30多人遭遇,战斗随即打响。队员林亚五右脚中弹骨断,林茂生趋前抢救,右手亦中弹负伤,他立即滚身到戽水坑中,使用左手及双脚装弹射击,击毙日伪军2人。其他队员闻声赶来支援,击退敌人,将林亚五和林茂生抬到山洞中抢救,林亚五因流血过多不治牺牲。
        3月16日,韦玉敏和李亚发二人站岗放哨。日伪军30多人欲从小路偷袭进村。韦、李二人发觉后,隐伏在草丛中射击,击毙日伪军2人。战斗中,李的漏壳步枪发生故障,二人连忙后撤。这时,又发现另一路100多敌人向村中扑来,危急中,幸得其他队员赶来支援,在留仙坪阻击,与敌激战一昼夜,民众抗日自卫队居高临下,毙、伤日伪军32人,敌人败退。
        4月5日,日伪军200余人驻扎在龙江乡教化村吴家和丘家两屯。龙江乡民众抗日自卫队联络附近各村几个小队,夜袭吴家屯,经激战,毙敌24人,民众抗日自卫队机枪手贺庆不幸中弹牺牲。
        5月19日,龙江乡抗日自卫队在该乡桂柳公路上的樟树坳路段,伏击往桂林撤退的敌人,毙、伤日伪军14人。自卫队无一人伤亡。
        3、金顶村反扫荡  
        1945年1月9日,一小队日军30余人,由今平山镇圩集到孔堂、户堂、金顶等村庄掳掠。金顶村在柳州读书回到家乡的知识青年韦道学、韦道高、韦道楷兄弟3人,联络村中青壮年奋起反击,将日军3人击伤跌落入村前水沟中,其余日军慌忙丢弃所抢耕牛财物,逃回平山镇圩集。
        4、末利村反扫荡  
        1945年1月20日,日军百余人蹿扰鹿寨镇末利村,妄图抢掠。末利村抗日联防分会会长莫绍义,迅速集结抗日自卫队固守村寨,当即击毙闯入村中的三名日军,敌我对射,战斗激烈。雒容、柳江及修仁3个县抗日联防自卫队300余人赶来支援,与日军在高猫岭、环番岭两处展开激烈争夺战,又毙敌10名,缴获战马一匹、步枪7支、子弹200余发。自卫队占领环番岭高地后,日军慌忙退回鹿寨城。
        5、木料村反扫荡  
        1945年5月17日,一小队日军到十锦乡木料村抢夺耕牛财物,在鹅颈村被民众抗日自卫队截击。日寇恼羞成怒,遂与汉奸黄华隆和李伏龙密谋,寻机报复。
        5月17日晚,日军60多人突然包围十锦乡公所驻地木料村,占领村庄四周高地。民众抗日自卫队和群众50人在队长、村长带领和中共地下党员李明鼓动下,仅凭步枪12支、粉枪16支、抬枪2支、土炮(用大松木挖空制成)一门,依靠围墙与村中炮楼掩护,奋起抗击。
        18日天刚破晓,日军开始攻击,往村中开炮打枪,当即炸死群众1人、炸伤3人。守卫在温家巷的梁启寿、梁启玉、梁启承、梁启基4名队员遭到日军机枪疯狂扫射,他们依靠炮楼掩护,坚决抵抗,寸土不让。队员梁启玉发现敌人机枪火力点,告知另一队员李开华,他连发3枪,击毙了敌人机枪射手,缴获日式歪把轻机枪1挺。队员李开瑶1人守卫通往村外、横跨木料河上的唯一小桥,他发现敌军曹长挥刀指挥10多名日军企图夺桥冲进村中,即举枪将敌曹长击毙。守卫在村庄南门的自卫队员及群众,待敌人进入射程后,步枪、粉枪、抬枪与土炮齐鸣,打得日军抱头鼠蹿。
        19日清晨,为了保存实力及全村群众安全,队员吴勋等四人拟掩护群众向大旺村方向突围。日军发现后立即用强大火力封锁,大部分群众仍被困在村中。日军又开始进攻,莫家巷是敌人攻击重点。守卫在这里的自卫队员覃光林等7人毫无惧色,门楼被打开大洞,他们用门板堵上,继续战斗;墙壁被炮弹炸开,他们转入民房,凿墙穿洞,与敌人展开激烈巷战。年过六旬的莫玉昆老人,奋战前沿,壮烈牺牲。激战中,新村、太平、中平、平地等附近村庄民众抗日自卫队及榴江县务本乡民团,都曾赶来支援拟围歼日军,因被敌阻击未果。
        5月19日下午,民众抗日自卫队弹药将尽,火力渐弱,敌人乘机缩小包围圈,用小炮轰塌围墙,并搬来大量柴草,准备焚烧房屋。在十分危急之际,中共地下党员李明与自卫队领导人及群众商议,分析敌人来犯目的是消灭民众抗日武装,为保护多数群众安全,决定将枪支埋藏,用数套男装衣服丢弃在村后河边沟旁,伪装民众抗日自卫队已突围的假象,以迷惑敌人,然后放敌人进村。日军端枪举刀威逼群众集中后,追问自卫队下落,村民一致回答“自卫队泅水过河走了,我们都是老百姓”。敌人一无所获,兽性大发,抢劫财物,屠杀群众,奸污妇女,还抓了不少青壮年男子。
        6、水头村反扫荡  
        1945年春,四达乡水头村村民自卫队,打退了两次日军的骚扰。疯狂日军在第三次进犯时集中更多兵力攻入水头村,打死自卫队员和群众5、6人,强奸妇女10多人,烧光全村67间房屋,抢光粮油和猪牛等财物,抓走青壮年去当挑伕,有的后来流落他乡惨死在外。
        7、三伯村反扫荡  
        1945年6月底,日军百余人驻扎今鹿寨镇三伯村,妄图跨过小河到对岸白石村抢粮抢猪抢牛。三伯村抗日联防分会会长韦庆寿带领抗日自卫队,配合白石村民众抗日自卫队坚守河滩,阻击日军渡河;榴江县自卫总队200多人赶来增援,抢占村前高地,经一天激战,毙、伤日伪军24人,迫使敌人退出三伯村,慌忙撤往鹿寨城。自卫队无一人伤亡。
        四、救助“飞虎队”及中国战机飞行员
        在抗战时期的1941年至1945年间,共有6架中国或美国“飞虎队”战机因事故或战斗负伤迫降或坠落在鹿寨县域内,飞机和飞行员都得到当地政府、地方抗日武装和群众的无私鼎力救助。
        1941年间,美国援华“飞虎队”一架战斗机在执行任务返航时,因燃油耗尽被迫降落在榴江县鹿寨镇老鼠塘一带(现鹿寨县城教育路)。相距不久,一架教练机因飞行故障被迫降落在雒容县大龙乡新胜村(现鹿寨镇新胜村)二兴屯附近。所幸两架飞机的3名飞行员都无大恙。鹿寨镇公所镇长、大龙乡公所乡长均在第一时间里带队赶到现场救助飞行员和维护治安秩序。此外还分别组织民工将飞机转移到安全地带。
        1945年春末,一架双翼中国飞机与日机作战负伤返航在拉沟山区坠落,3名机组人员紧急跳伞逃生。榴江县县长周公谋等人在战时县政府驻地(拉沟六樟村)目睹了机组人员跳伞和飞机坠毁。周公谋当即命令民团武装人员和当地群众带上食品等物资,赶往莽莽原始森林寻找跳伞人员。经过两天两夜搜寻,终将负伤的3位机组人员一一寻获。他们被抬回六樟村,得到了精心调养。不久又派一个排的民团武装将3位机组人员秘密护送到指定联络点,让他们辗转重返部队奔赴抗战前线。
        1945年4月15日,为阻断沦陷区的日寇,美国人JEROME EISENMAN(杰瑞姆·艾森门)和“飞虎队”的其他战友们参与了对鹿寨对亭铁路桥的轰炸行动。轰炸日军占领的鹿寨对亭车站附近的铁桥时,杰瑞姆·艾森门驾驶的飞机不幸被日本军队的子弹击中,当即在今鹿寨镇新胜村二兴屯附近坠毁并猛烈爆炸,他也随之粉身碎骨,血肉散洒在畲地上。当地民众协助政府处理后事。
        1945年5月,驻雒容县城的近十名侵华日军在洛埠乡(现柳州市洛埠镇)的南庆村(现柳州市雒容镇南庆村)一片甘蔗畲地四周,插上国民党政府的“青天白日”旗帜。不久,美国“飞虎队”两架战机就在这一地区上空盘旋,时而又低空观测。这时埋伏在畲地制高点的日军2挺机枪突然猛烈射击,毫无防备的两架战机当即被击中。其中一架油箱起火,摇摇晃晃飞了几公里,坠落在洛埠街东面约两公里处的蚂蝗桥谢家杉树山冲里,飞行员壮烈牺牲。洛埠乡乡长在第一时间里派自卫队赶到现场,搜集遗物并埋葬飞行员遗体。另一战机被击中动力部位和螺旋浆,坠落在南庆村一带,飞行员跳伞被俘,关押在南庆村。洛埠抗日自卫队负责人处知后,当即决定组织敢死队,利用日军吃晚饭的机会实施营救计划。在内线人员的配合下,敢死队悄悄摸到关押飞行员的小屋子里,不料被日军发现,激战半个小时,终将飞行员救出,安置在柳城县与洛埠交界大山沟的黄塘、石甲村养伤。在洛埠乡公所和地方群众的帮助下,牺牲飞行员骨骸也运回了美国。
        五、日军侵略鹿寨的罪行
        日军在鹿寨实行非常恶毒的“三光”政策,以摧毁鹿寨的经济基础和掠夺社会财富为目的。他们经常下乡扫荡,疯狂杀戮、酷刑拷打、抢掠物资、强拉民伕、烧房毁屋、奸污妇女等。日军残暴恶毒至极,灭绝人性,抢劫时运不走的粮油就拉屎拉尿在上面或放火烧毁,耕牛牲猪一律开枪打死,家具农具水缸铁锅打烂,衣物能拿的就拿走,不能拿走的就烧毁,有柴不烧,专门拆门窗、家具、楼板等来烧火,晚上竟以烧房子来“照明”。 1944年11月底,在平山镇芝山村民委石桥屯凤凰岩一次烧死40多人。此事件《抗战时期广西各县文教人士忠贞及殉难事迹调查表》(徐厚仁)也有记载:“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日寇陷境逃入中渡平山乡石桥村岩洞避难嗣有日寇到岩口呼其出为顺民不应日寇用火焚岩因之殉难。”日军临败退时更是丧心病狂,仅在鹿寨镇就持续放火焚烧房屋10多天,就连庙宇、清真寺等古建筑也不能辛免;日军还在城乡四处放火、投毒、抓伕、抢劫、杀人,将能毁坏的一切都尽行毁坏。
        日本侵略军从1944年11月5日入侵县境,至1945年7月18日收复,占领鹿寨长达8个多月,实行的“三光”政策给鹿寨人民造成了空前绝后的劫难。当时,广西省政府把中渡、榴江、雒容三县的灾情等级因“各该县均饥荒严重抗战损失亦大”列为甲等三级,仅次于遭受战火最惨重的柳州、桂林两大城市。日军给鹿寨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影响是深远的。其一是由于战争造成人口大量伤亡,战后又引起饥荒和疫病大流行,直接伤亡人数达19820人、间接伤亡人数达58865人,两项相加达78685人,约占1945年底总人口140289人的50%。在伤亡的人口中,男性青壮年是日军抓伕和杀害的主要对象,在直接死亡人口中比例较大,造成人口性别和年龄比例失衡,强壮劳力大幅减少,社会生产能力急剧降低;战后疫病流行和饥荒中死亡的以老弱妇孺和体弱者居多;其二是在日军的破坏下,交通、通讯、教育、卫生、房屋、店铺等基础设施损失殆尽,生产设施、工农具、原材料、生活用品、粮食、种子等被劫走或毁坏,财产损失达609211万元(国币),平均每户损失49.14万元(国币)。长期积累的社会生产力毁于一旦,几乎丧失了再生产能力和基础,大大阻滞了鹿寨的社会发展进程;其三是由于日军侵略,民众轻者痛失家园、流离失所,重者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耳闻目睹家人亲友乡亲所遭受种种骇人听闻的暴行,给所有经历者都留下了沉重的心理阴影。鹿寨的社会经济在这场罪恶战争中遭到毁灭性破坏,社会经济发展严重倒退。(县史志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