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方志动态

榴江青年的革命活动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5-09-18 10:39:00   | 来源:
 
    何伯归又名何任,榴江县寨沙镇人,1906年出生于大户人家,读完七年制小学后,家道中落,不能继续升学。1925年底考入设在梧州的国民党广西省立宣传员养成所,同年加入中国国民党。
    梧州毗邻中国革命的中心广东,直接受到轰轰烈烈大革命的影响,成为当时广西革命思想传播的中心,也是中国共产党在广西最早活动的地方。在国共合作的政治形势下,中共广东区委为了推动广西的建党工作和革命运动,向广西调派党员。1925年10月,广西第一个中共党组织——梧州支部干事会成立。中共广西地方组织通过与国民党地方组织共同办报的方式,宣传孙中山的新三民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在梧州出版了《梧州民国日报》《火线月刊》《广西农工日报》《政治周刊》《广西学生报》和《妇女之光》等进步报刊。共产党员还与国民党左派合作,先后在梧州、南宁开办了国民党广西省立宣传员养成所,主要招收全省各地的知识青年,培养了大批宣传骨干和党务工作者。梧州宣传员养成所教员中有中共梧州地委书记、梧州民国日报社主任谭寿林、梧州地委宣传委员毛简青、进步人士黄肖彭等。学员中多有来自各地的进步青年,如后来成为广西早期中共党员的熊秀明、刘策奇、陈洪涛,在养成所中加入中国共青团的柳州青年李席珍、谭均任等。宣传员养成所创办的《火线月刊》也办得较出色,毛简青、谭寿林都在该刊上发表富有战斗性的文章,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分析了世界形势、中国的历史和现状,指出只有以阶级斗争的手段才能达到平均地权和节制资本的目的,只有阶级斗争,才是实行民生主义的最好办法。养成所学员还到各地进行社会调查,用大量调查成果开辟了“调查广西各县佃农及劳工等无产阶级之生活状况”专栏,积极宣传反帝反封建军阀、反贪官污吏。何伯归在梧州这个广西受大革命影响最大的地方、在宣传员养成所这个最激进的环境下受到了革命思想的熏陶。
    由共产党员林伯渠主持的国民党中央农民部非常重视和支持广西的农民运动,1926年3月16日,中央农民部农民运动委员会在广州召开第一次会议,根据毛泽东的提议,决定由国民党梧州市党部和广西省党部农民部选送40名有志于农民运动的学员到第六届广州农讲所学习。1926年5月3日,由梧州广西省立宣传员养成所选派,何伯归参加了毛泽东同志主持的广州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接受开展农民运动的培训。
    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各地农民运动蓬勃发展,为将农民运动引向深入,培养农民运动干部成为当务之急。农民运动讲习所广州共举办了六届,第一届创办于1924年7月,到1926年9月第六届结束。农讲所是为唤醒农民觉悟而创办的革命学校,用国民党的名义开办,由共产党人主持,以“养成农民运动人材,使之担负各处地方实际的农民运动工作”为宗旨,前五届毕业生共454人,主办人是著名农民运动领袖彭湃。毛泽东同志主办的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学员最多,招收了来自全国20个省的327名学员,其中广西最多,达40名。这届农讲所共开设二十五门课程,内容都是围绕中国革命的基本知识,其中关于农民运动的课程占八门,教员多是有实际经验的农民运动领导者,如彭湃、阮啸仙等,教员中还有著名的共产党人周恩来、肖楚女、恽代英等,可谓英才济济。毛泽东同志亲自讲授《中国农民问题》《农村教育》《地理》《中国民族革命运动史》等课程,时间长达36小时,占农讲所课时的七分之一。在讲授《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时,毛泽东在黑板上画了一座多层的塔,形象地描述了中国社会的阶级关系、阶级压迫状况,形象生动,深入浅出,给学员们以非常深刻的印象。毛泽东还指导组织学员深入到农村学习,组织了13个农民问题研究会,引导学员认识农村阶级关系,解决农民运动中的实际问题。学员们在讲习所学习了社会发展史、工农运动理论等方面的知识,并接受了严格的军事训练,包括理论教学、实际调查和军事操练三方面,军训时间占三分之一,除一般的军事操练外,着重实战夜战的训练。按照毛泽东同志理论联系实际的一贯主张,农讲所组织学员“全体赴海丰实习两星期,赴海丰实习在将届毕业之时,学生于上课已久,接受各种理论之后,亲入革命的农民群众中,考察其组织,而目击其生活,影响学生做农民运动之决心极大。”在这期农讲所学员中,许多人成了农民运动的骨干和领导者,进而成长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战士。何伯归在这个革命环境里受到教育和薰陶,思想受到很大影响。
    当年9月底,农讲所学习结束,有31名广西学员由国民党中央介绍回省从事农民运动,成为农运骨干,大大加强了广西农运的力量。何伯归分配在国民党马平县(今柳州市)党部工作,是年秋天,在中共柳州支部帮助下,国民党对马平县党部进行了改组,清除了旧党部的渣滓,组成以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为主体的新党部。1926年12月,国民党广西省党部成立柳庆区党务整理处,整理柳庆地区柳城、雒容等15个县的国民党组织,领导工农运动。何伯归积极参与了这些工作。
    1927年初,第六届广州农讲所回桂学员和广西第一届农讲所毕业生共74人由国民党广西省党部农民部以特派员身份派遣回原籍从事农运工作。何伯归被派回家乡榴江县,任国民党榴江县党部执行委员兼宣传部长。榴江是一个闭塞的地方,封建意识深厚,政权把握在土豪劣绅手中,族权、神权束缚着广大群众的思想。何伯归回到榴江后,挟农讲所毕业生的锐气和青年人的勇气,向腐朽的社会发起冲击。他每逢县城圩日都在街头摆起台案,向广大群众宣讲新三民主义,宣传孙中山和国民党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宣传外地的大革命形势,号召农民群众组织起来,推翻土豪劣绅的剥削压迫。还经常在群众大会和节日纪念会上讲演,他言辞激进,抨击时弊,被保守人士诬为“何癲子”。
    1926年秋,广西革命青年社在南宁成立,中共党员何福谦为负责人,创办了《广西青年》杂志。此后,苍梧、北流等县先后成立了革命青年社。1927年初,何伯归在榴江县组织“榴江革命青年社”,参加青年社的有陈培善、肖位荣、肖位伯等十余人,社址在江西会馆。何伯归把农讲所和宣传员养成所的讲义、教材、课外读物作为青年们学习的内容,另外还有《向导》《陈独秀文集》《广西青年》等进步书籍杂志供青年们阅读研讨,使青年们接触革命理论,受到革命启蒙教育。在青年社中,他们印发传单,阐述政见,宣传革命思想。有一次把传单发到中学,受到保守校长的反对,在学生大会上公开批评革命青年社,青年社成员到学校与校长论理,结果冲突起来,血气方刚的青年把保守校长打了一顿,事情闹到县长处,县长也无可奈何,只好调解了事。由于领导及种种原因,青年社前后只坚持了七八个月就解散了。
    从1926年到1927年,短短两年时间里中国的政治形势发生了巨大的逆转,大革命迅速从高潮跌入低谷,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遭到血腥镇压,白色恐怖弥漫全国。年轻的何伯归在动荡的政治大潮中没有坚定的政治方向和组织支撑,独力难支,就象一叶扁舟在风暴正猛的大海上漂荡。令何伯归没有想到,他的老师和所长毛泽东后来成为扭转中国历史乾坤最伟大的人物,他的同学之中很多成为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他本来可以自豪地说:我是毛泽东正宗的学生。但现实是残酷的,何伯归没有继续追随他的老师,而是在强大的反动势力面前归于沉沦,最终成为历史的过客。
    1925年底至1926年上半年,中共梧州地委先后派党员李征凤、谢铁民、罗瑞成等到桂林工作。1926年7月,李征凤等在进步青年中发展共青团员,建立桂林县团支部,然后在团员中吸收优秀分子入党。经中共梧州地委批准,桂林县党支部于1926年7月下旬成立,至1927年4月,支部有党员18人。在广西省立第二师范、省立桂林女子师范等单位建立了团支部,并成立了共青团桂林地委,有共青团员近40名。
    何杰龙又名何慕庸,1899年3月出生于榴江县寨沙镇,大哥何化龙曾参加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革命活动,何杰龙不免受其影响。1925年冬,何杰龙考入桂林广西省立第二师范两年制的教师讲习班。桂林二师是大革命时期桂林的重要革命阵地,校长裴邦焘是国民党左派,思想激进,曾当选为国民党一大代表,任国民党广西省党部候补执行委员和青年部长。他经常邀请进步人士和共产党人到校作演讲,延聘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到二师任教,由于国民党左派人士和共产党员的共同推动,二师的学生运动蓬勃开展,逢有重要社会活动,必有二师的师生参加,以致于人们和二师的师生都说二师“赤化”了。何杰龙在此接受了革命思想教育。在桂林读书的榴江青年汇集在一起,组织了旅桂榴江同学会,办起了学报。何杰龙经常为学报写稿,发表革命言论,揭露本县土豪劣绅和贪官污吏的恶行。
    这时正是国共合作时期,革命形势迅猛向前发展,国民革命军积极准备北伐,桂林的共产党和共青团组织活动十分活跃。何杰龙在团组织的教育和领导下,经过斗争实践,逐步成长,1927年春在桂林二师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是鹿寨籍的第一个共青团员。何杰龙和其他青年学生积极投身于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洪流,参加晨呼队、夜呼队、游行、演戏等宣传活动,高呼打倒列强除军阀的革命口号,唤起群众参加反帝爱国斗争;组织左派读书会,发展革命力量;打击贪官污吏,把贪污分子的代言人捆绑游街;冲击外国传教士居留的李子园,惩治洋奴刘悟愚;搜缴日货,抵制日本的经济侵略。1927年春,为建立革命武装,何杰龙以自己是本地人的便利,协助共产党员秦骥、罗瑞成到榴江运动以韦群为首的绿林武装,因开拔费和子弹问题,历经一个多有未能成功。在“4.12”国民党发动反革命政变后,为了营救被捕的同志和校长裴邦焘,反抗国民党反动派,何杰龙参加了反对国民党桂林区清党主任黄同仇的斗争。何杰龙在革命斗争中已成为二师讲习班同学可以信任的带头人。
    何伯归是何杰龙的侄子,他俩年龄接近,经常有书信往来。何伯归自从到广西宣传员养成所,特别是到广州农讲所学习之后,在大革命以及中国共产党的直接教育和影响下,觉悟大有提高,经常与何杰龙保持书信联系,假期归来常聚在一起学习交流,谈论外面的新鲜事物。当时的榴江交通闭塞,封建势力统治严密,迷信思想浓厚,千年封建神权是束缚社会前进的一大桎梏。那时的榴江,山有山神,水有龙王,开天辟地有盘古,送子送福有观音,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庙宇香烟缭绕,一尊尊道貌岸然的菩萨俯视人间。神权观念麻木了榴江的劳苦大众。1926年冬,在桂林二师接受了新思想的何杰龙从桂林回来度寒假,向千年神权发起了挑战,发动青年学生勇于破除迷信,到香火颇盛的虎头山观音阁打掉了菩萨脑壳,拉开了榴江捣毁神像破除迷信的序幕。1927年5、6月间,借广西省政府发布破除迷信,捣毁寺庙偶像的通令,继何杰龙在寨沙打了观音阁菩萨之后,何伯归组织青年学生先后捣毁了山岔庙、华光庙、显烈宫、回龙庙、盘古庙等处的塑像。何杰龙、何伯归敢于破除千年封建迷信,挑战神权,对群众破除迷信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必然引起了地方保守势力的强烈不满,对他们带领青年学生捣毁神像的行动大加诋毁,说他们土生土养何必行外洋事,诅咒“不是伯归只是乌龟”。
    “4.12”反革命政变发生后,国民党反动派在全国各地大搞清党,白色恐怖迅即漫及广西,笼罩桂林,大批共产党员、进步人士被捕,革命力量受到摧残。负责桂林共青团组织的中共党员谢雪琴被捕时,团员名单落入反动派的手中。国民党反动派于1927年10月中旬包围二师,按名单抓人,何杰龙和滕仲年、于魁、王骏等共青团员不幸被捕。何杰龙等不屈服反动派的威胁利诱,大义凛然,表现出革命者的崇高气节。何杰龙被判处无期徒刑,关在桂林第三监狱。党组织经多方活动,何杰龙等人才于1929年8月得救出狱。何杰龙出狱后因组织已撤离桂林,停止活动,虽经数度寻找都无果,自此与组织中断了联系。